【造血干细胞捐献】 | 对话刘沛文:做一个精致的利他主义者

/  非凡动态  /

<a href=http://www.ffjy.org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<a href=http://www.ffjy.org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艺术生</a>文化课</a>

  几年前,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说过,“我们的大学,包括北京大学,正在培养一些‘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他们高智商,老到,善于表演,更善于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。”

  但刘沛文与这些似乎格格不入,他正在做的一些事,包括无偿为两岁的白血病女孩捐献造血干细胞,都表明他更像是一个精致的利他主义者。

  1

  跨越5年的等待

  “我本来以为要十几年,没想到五年就就配成功了”,说到这里,刘沛文显得有些激动。

  2013年,刘沛文刚上大一。不知是班级群里谁说了一句,中华骨髓库在招募志愿者,刘沛文想都没想,立马报了名。血型配对作为挽救白血病人的重要手段,成功机率却很低,异基因型的概率只有三万分之一甚至是百万分之一。在茫茫人海中,想要找到匹配白血病患者血型的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所以,当血库告知刘沛文有机率能配上的时候,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就答应了。

  “就是很激动,自己能有机会去帮助人”。刘沛文说,能成为那百万分之一,他觉得这是一种荣誉,更是一种使命,不容自己推卸的使命。“几万人之中,找到了你,这个就是义不容辞了”。在做完深度配型之后,他没有被动等待,更是主动询问血库配对的结果。

艺术生文化课

  ▲刘沛文在学校

  18年12月,深度配型的结果出来了,刘沛文符合捐献条件。工作人员有点半开玩笑地对他说,这下你终于如愿以偿了。也是在这一次,刘沛文才知道,自己是在拯救一个两岁半的女娃。

  但这义不容辞之中,或许包含了一些感同身受。小时候的刘沛文,由于母乳喂养的失败,喝的是人工的奶粉,所以体质一直不大好。生病,吃药,打吊水,对他来说,已经是家常便饭。“父亲每个月工资几百块,一大半都给我买奶粉了,很贵的那种”,刘沛文说到。可能出于这个原因,他对生命有着不同寻常的体验,充满敬畏。想到这里,刘沛文觉得自己做的事,很神圣。

  但是从下定决心,到来医院,中间还有段小插曲。“他们(血库)就坚持让我征求家里人意见”,刘沛文说到,但是自己并不想家里人担心。最终还是在来医院的前几天,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血库的考量当然无可厚非,以往的捐献中,阻力往往不是捐献者,而是来源于家庭。观念的问题,父母对于孩子捐献干细胞,往往是抱有强烈反对的态度。虽然是善举,副作用也不大,但是对大部分父母来说,将捐献的行为视为自残的观念仍然根深蒂固。

  对此,刘沛文印象深刻。自己说完后,父亲沉默了半晌,只说了一句“这个自己决定就好,但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”。

  2

  分享,让能量传递

  在这过程中,家长和学生的反应,也令他大感意外。

  在非凡带了3届冲刺营,今年更是扛下了联考冲刺营的重任。从12月起,他将陪班上33名艺考生一起度过为期半年的冲刺,所负不可谓不重。为此,刘沛文提前一个星期,和校长姜刘杰申请了长假。很爽快地,姜刘杰答应了他,并早早物色好了接替刘沛文的班主任。

  ”姜哥,或许考虑的会更多一点。他帮我出谋划策,这个假应该怎么请。”对于这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校长,刘沛文心中充满了敬佩。

  临行前,刘沛文犹豫再三,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学生。他本就是个低调的人,不喜欢张扬。但是最终,刘沛文还是说服了自己,“总觉得这是个正能量的事情,学生知道了也不坏。”

艺术生文化课

  ▲刘沛文和其他志愿者

  平时的晚自习,刘沛文会和学生开个简短的例会,时间不长,只有短短的十分钟。临行前两天,借着这个机会,他和学生敞开心扉。“我要去献造血干细胞,可以救一个得白血病的小孩子。我不在的时候,你们要乖一点。”讲台上的刘沛文,波澜不惊地说着。可是讲台下的十八岁的少年,情绪早已泛滥。“他们就不自觉地给我鼓掌,大概有十几秒钟。”对此,刘沛文记忆犹新,受到学生的认可,让他满是感动。“说明,我做的是正确的事,得到了孩子们的支持。”此时,一向声称不苟言笑的刘沛文,脸上的两个酒窝早已出卖了他,更让他觉得有成就的是,他觉得自己影响了学生。

  “老师你好好加油,我们会好好学”,“老师,你是我永远的榜样”,“沛文,你放心去医院,班上有我们几个班委,没问题的”,刘沛文说的没错,精神是可以传递的。笔者采访前一天晚上,班里的学生特地为他录制了祝福的视频,托笔者带过去。刘沛文很庆幸,当初把事实告诉学生,这个决定是正确的。

  更让他惊喜的是,虽然自己没有在家长群明说自己是去捐献。但是孩子们早就将这一切,告诉了父母。“有家长在群里说,老师你好伟大,我孩子以后也要像你一样。”,惊喜之余,他更觉得是受宠若惊。“又不是多大的事”,刘沛文又开始腼腆起来。

艺术生文化课

  ▲学生家长为刘沛文加油打气

艺术生文化课

  ▲学生家长为刘沛文加油打气

  但是刘沛文不知道的是,在“精致的利己主义”盛行的当下,像他这样的“利他主义者”,是多么难得。对家长而言,他们更希望孩子也能拥有这样宝贵的财富。

  3

  不回家的班主任

  “很负责,心里装的都是学生”,和刘沛文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同事,对他的评价却是惊人的一致。

  这也确实有据可依。最早12点休息,早上7点半到教室看学生早读,这是刘沛文在高考冲刺期间的正常作息。很多时候,等到学生都走完,他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好了,早就过了深夜12点了,刘沛文就索性在休息室里,躺一个晚上。

  其实他住的离学校不远,走个二十分钟就到家了,根本没必要这么折腾自己。对此,刘沛文有自己的解释,“冬天太冷了,我最难的就是早起,躺椅子上第二天就能早起看学生早读了。”在他看来,一日之计在于晨,对学生而言早读更是至关重要。有时候,当学生早读没精神,第二天他更会坐在学生身边,陪他们一起早读。

  睡在办公室,这并不是刘沛文的与时俱进。早在19届选考冲刺期间,这对于他就是家常便饭了。但是刘沛文不忍打扰宿管,只要下班晚了,他就睡在了办公室。虽然在宿舍就在楼上,

艺术生文化课

  ▲刘沛文接受采访

  “其实还好,也不会为了睡在办公室而睡在办公室”,刘沛文紧接着解释到。但是被问及这样的情况有几次的时候,他皱了一下眉头,想了想,“一周一两次,不对,三次吧。”说到这里,他又笑了笑。

  对于别人评价自己太有责任感,刘沛文解释道,“别人的评价太高了,在非凡能留下来的,责任心只是一种必备的品质”。他还反驳道,像刘景,责任感比自己强太多。而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最有责任心的,他甚至还搬出了深夜和校长姜刘杰的那次偶遇:

  “12点多我回教师休息室,正好碰上姜哥从里面出来。他问我为什么不回家,我告诉他晚上就睡学校了。他点点头,哦了一声,然后走进办公室继续去忙了。”

  其实,只要他稍微自私一点,不要那么太无私,刘沛文可以轻松很多。但是,连一点点的自私,他都做不到。但,这才是刘沛文吧。

艺术生文化课

  ▲刘沛文在医院接受药物注射,增强体内造血干细胞数量

  因为外公生病也在附近,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,刘沛文的母亲也特地赶了过来。整个采访过程中,她一直拘谨地,安静地端坐在旁边的床铺上,看着孩子接受采访。母亲的眼里闪着光,一刻也离不开刘沛文。当刘沛文说起休息一个礼拜回学校的时候,她出于本能地,第一次打断了对话,“照理说应该休息两个礼拜,这孩子就要休息一个礼拜,哪里够呀!”语气中满是心疼。

  经过短暂的修养后,刘沛文将于本周五在医院进行造血干细胞的捐赠手术。而届时,校长姜刘杰也将前往探望。

  “没什么可怕的,昨天遇见一个朋友,刚做完手术,他告诉我就是躺在床上三个小时不能动,会比较累。”刘沛文笑着说。

动动指头,分享给更多的朋友,

一起为沛文和小姑娘加油!

为生命祈祷,好人一生平安!